隐私网,设计师,香水,曼联,千年

中国社会科学院指出,国人日休闲时间不及欧美人一半,你怎么看? <#21---->

发布时间:

2018年7月13日,中国社会科学院等发布《休闲绿皮书:2017~2018年中国休闲发展报告》指出:中央电视台、国家统计局等联合发起的“中国经济生活大调查”结果显示,除去工作和睡觉,2017年中国人每天平均休闲时间为2.27小时,较三年前(2.55小时)有所减少;其中,深圳、广州、上海、北京居民每天休闲时间更少,分别是1.94、2.04、2.14和2.25小时。相比而言,美国、德国、英国等国家国民每天平均休闲时间约为5小时,为中国人的两倍。

在最新的《休闲绿皮书:2017-2018年中国休闲发展报告》中,“国人休闲不足”的问题再次凸显出来,从数据上讲,比过去几年更少。甚至,有媒体为渲染其中的“不足”,直接以“不及欧美一半”的措辞在报道题目中出现。就事论事,平均休闲时间为2.27小时,着实算是“忙中偷闲”的生活图景。

依照报告所指出的具体“不足”,主要表现为休闲时间不均衡、不充分、不自由;休闲公共产品供给不足;休闲公共设施和服务存在明显区域差别和城乡差异;特殊群体的休闲需求尚未受到重视;休闲公共政策缺位等。当然,在具体的报告中,我们很清楚的能看到细微处的指标。但是,最突出,较共同的,还是“忙碌”的问题,甚至,从具体的实际考量,这种“忙碌”将会愈演愈烈,成为生活的常态。

我们很清楚,在具体的报告中,主要的样本人群选择,肯定是基于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在评定。不过,作为整体样本数据多样性的考虑,各类区域都会适当进行取样。只是,对于现实意义而言,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的休闲情况,更能作为整体社会参考的一种指引。这也是为何,要在“报告”中特别强调深圳、广州、上海、北京的“休闲时间”更少。

坦白讲,休闲时间少,就说明人们比较“忙碌”,而休闲时间少的“太出格”,就说明是“忙中偷闲”。单纯就“休闲欲望”来讲,相信正常人都愿意花时间多休闲。只可惜,当生活的“忙碌”成为不得不的时候,或许休闲就成为一种“生存的附属”,而非“生活的本来面目”。

这种对于生活本身的“控诉”,在“超一线”城市中几乎定期发作,有关逃离“北上广”的话题,反反复复的周期性发作,但最终该怎样还怎样,该留下的继续“以梦为马”,该逃离的早已“不见踪影”。甚至,对于“漂泊一族”的关注,影视剧“女子图鉴系列”也是尽可能的进行励志性表达,但其中所反映出的情境里,最显著的还是“忙碌”。

对于,当下大多数人来讲,就好像只有“忙碌”才能看到人生的希望,只有不断透支现有的生活,才能给未来些许安全感。以过往人的认知来来看,这可能是“成功学”的套路,可实际上,对于很多人来讲,这确实是一种真实情境。并且,从现在的趋势来看,人们会越来越忙碌,直到被生活奴役,无限接近“永动机”。

其一:大都市里的“忙碌”就是常态,个体终将难以对抗。

从“忙碌群体”来讲,在小城市也有特别“忙碌的”,甚至在乡村里也有特别“忙碌的”,但是,这些人应该被称作“勤劳或努力”更准确一些。但是,要谈论普遍性“忙碌”,大抵“一线城市”最能表达人们的“心声”,即便很多三四线城市的人群没那么忙,但是从认同感上讲,却并没有太大差异。

某种意义上而言,目前城市中的生活,都相对属于“忙中偷闲”状态。大多数人一旦工作后,社交的频率就会下来很多。甚至,有些年轻人,宁愿去夜店,也不愿意进行熟人社交,因为熟人社交中,就会涉及世俗套路,一些人本来就很累,莫不如选择随意一些,相对更能轻松一点的方式。

另外,网络媒介的发达,使得更多人选择用“死宅”对抗忙碌,平日里工作,已经够能在外面“疯跑”,所以,有自由的时间,自然就更愿意呆在家里。只是,不管怎样,既然选择在大都市里生活,个体终将难以对抗大的忙碌形态。

其二:穷人属“透支休闲”赚钱,富人属“事业绑架”硬挺。

在我们所处的时代里,穷人、富人都忙碌。穷人属于“透支休闲”赚钱,希望未来自己的生活,不至于太惨烈;富人当然也是赚钱,但绝大多数富人,可能比穷人更忙碌,他(她)们有的享受“驾驭事业”的快感,有的迷恋财富的泡影,但是,大多数情况下,都是被“事业绑架”,难以抽身。

不过,穷人的“忙碌中”,最大的煎熬:“累死”,钱也不够花。富人们相对好一点,不用为生活本身操心,但是,却难免为累坏的身体感到惋惜。人们常调侃,没有“糖尿病”的老板都算不得大老板,意在表明“富贵病”是富贵人的标配,没有真的不配当富人,但想来让人却尴尬不已,忙碌挣钱到底为了什么?

其三:最大的问题或许不是“忙碌本身”,不切实际的欲望毁掉很多人。

关于“忙碌”,实际上多数人都在认知误区里打转。“忙碌”的终极目标要是不为生活本身服务,忙碌就算能换取更多财富,或许也是一种负担。就大多数人而言,实际上欲望远远超出能力可触的范围。虽然从积极层面而言,努力奋斗没什么错,但要是将不切实际当成生活的目标,终将会扭曲人的本来面目。

这实际上,从社交媒体上的互动情境也能看出来。普遍人们的互动都是焦躁的,这也就是为何“Diss”、“Pick”等词汇能流行起来。甚至,在很多时候,不自主的“仇富”情绪在潜意识中蔓延。所谓,那些一言不合就要“团灭”的逻辑里,大多是失意者们在肆意躁动。他(她)们忙碌着,他(她)们彷徨着,他(她)们无聊着。

其四:短时期内“忙碌”会加剧,怎么活好是一道多解题?

对于“报告”中所提出的休闲时间少而言,撇开惯常的成见,我们更应该清楚,短时期内,人们会更忙碌,休闲会更少。对于怎么活好,依旧是一道多解题。到底是三四线城市好,还是一二线城市好,似乎真的无确切的答案。

就主流的认知来看,城市越发达,关系网越疏离,能力或许可以为王,但竞争也是很惨烈。所以,不管是支持留在大城市漂泊,还是执念一份小城的固守,真的没什么好不好。说到底,抛开全局的形式,就个人生活而言。实际上,就是个体选择的问题。

生活再怎么难熬,终将难敌“我愿意”的宿命,“国人平均休闲时间”是一种普查结果,对于个体来讲有参考,也有隐喻,但不得不承认,这是一个时代的缩影。

谢谢小编邀请。国人不能休闲,是为生活奔波,因为住房,医疗,教育和养老费用是百姓头上新的四座大山。即使你让国人休闲,他们也会被迫忙碌。按照职业来说,国人有8亿农民,他们的人均收入是多少,我们心里最清楚,你让这些人如何休闲?按照年龄段来说,我们有1亿老人,这些老人的子女很多是独生子女,你让这些独生子女休闲,谁养他们的父母?我觉得社科院要考虑如何提高百姓收入,如何打击偷税漏税的戏子上花点心思,如果社会再分配解决不好,你一年365天休闲有球用!

隐私网,设计师,香水,曼联,千年 Copyright @ 2011-2019 隐私网,设计师,香水,曼联,千年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